作者:mandydeng

【派歌新發行】YELLOW:首張完整專輯《浮世擊》,黑色狂想詩篇的集結

YELLOW首張完整專輯《浮世擊YELLOW FICTION》,曲目除了收錄先前發行的兩張EP之歌曲,分別為2018年發行的《都市病》以及2019年底釋出的《馬戲團》,也包含了最新收錄於本專輯的第三篇章《DDT》的四首新歌。以章回式敘事法結合三個獨立卻彼此牽引的寓言故事,並以非線性視角拼湊故事線條集結而成的黑色狂想詩篇。

從專輯名稱觀之,《浮世擊》字面上分別代表:浮(腐)、世(噬)、擊。我們或可稱之為擊殺後重生,因死而生,生命的輪回。「浮世」代表前兩章《都市病》與《馬戲團》中塵世間的奇文逸事、鄉野傳說。象徵著時間非線性和多元世界觀。「擊」則代表第三章《DDT》,為」Deep Death Taste「的縮寫,源於一著名摔角技,中文譯作「深度死亡體驗」。透過三篇章的故事結構,引領聽者開啓一段超時空漫遊,從蘇醒到探索,從適應到掙扎,最後則從反抗到死亡。

「生命自是一個循環,活著就是一個慢性死亡的過程,用力死去就是要你好好活著。」YELLOW以獨具個人風格的黑色幽默,與聽感刺激的暴力美學,打造充滿失真和殘響的平行音樂時空,作品色彩兼具摩登與復古,且帶有強烈律動感。揉捏Jazz、Neo-soul、Funk、Rock、R&B及前衛電子聲響。以破格的製作手法巧妙融合實驗聲響以及真實器樂的紋理。其混然天成的嗓音,時而陰柔、時而猛烈,與樂手們彼此間的對話,編織出一幅幅迷人的當代黑色狂想曲。是原始的、野性的、性感的,更是難以抗拒的聽覺響宴。

總是披著羊皮的男人、一間不開燈的俱樂部、一段後現代的愛情故事、一位從沒拔過槍的牛仔。透過不同人物視角及故事時間線的交錯串聯,是愛情、是懸疑、是科幻,更是百轉千腸的系列電影。當三條故事線匯聚合一,便是其多元世界觀收尾之曠世體驗。

本作品獲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108年補助

【派歌新發行】旅行團樂隊:《似近似遠》用八首作品剖開生活的縱深

我們常常祈求一個確切的狀態,將自己準確地安放在世界的某個位置上,希望所有追逐的都盡收囊中,期待面對的問題與選擇都有對應的答案。

然而我們所希望的、我們習以為常的、我們以為唾手可得的,忽然在某一刻,遁入了迷霧中。

那些人事物似乎很近,卻逐漸遠去,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再次掉轉方向來到我們面前,但沒有人能確定,這是不是最終的結局。

慢慢會知道,變幻莫測是人生常態的一種。我們無法定義反復落下的那場雨,就默默感受它的降臨與消逝。總要繼續走下去,才能看到那場雨掉在了過去或未來的哪一處、形成了怎樣的形狀。

旅行團樂隊2020年新專輯《似近似遠》,用八首作品剖開生活的縱深,記錄沒有解答的人世間。透過八首歌,看一看這個從未有過確切樣貌的世界。

這是旅行團樂隊的十五週年,創作的尋常日子累積到此刻,旅行依然在繼續。《似近似遠》只是一個開始,八首歌之外,有更多值得書寫、等待歌唱的故事……

【發行速報】陪你行經每一個日常

夏日匆匆離去,不變的是
還有派新歌用好音樂陪你迎接秋天

【獨立新主流】on KKBOXSpotify

更多派歌最新發行介紹請繼續往下閱讀,下期內容也敬請期待!

獅童樂隊-《我和我的金魚都抑鬱了》

獅童樂隊成立一週年了,這一年里樂隊從起初的《Help》再到現在的《我和我的金魚都抑鬱了》,一直在嘗試用一首歌講述一個故事的方式去探索和碰撞出真正屬於獅童樂隊自己的音樂風格。

喜兒在創作《我和我的金魚都抑鬱了》這首歌的時候心緒十分的複雜,他在糾結是否要與人分享太私人化的情緒狀態。正像他這首歌的歌詞里寫的——「不是我選擇了孤單,是孤單選擇了我,不能夠真實的與人分享,也沒人能分享。」但現在有了樂隊夥伴支持,能夠給作為藝術創作者的喜兒提供一個輸出口,能夠抒發自己情緒,於是便有了現在的這首歌。

喜兒說:「一生中最勇敢的時刻絕不是體現在獨自對抗著焦慮與不安之上的,而是當我在面對我的家人、朋友、愛人時,依舊保持著那份不動聲色的熟悉。那既是我的禮貌與修養,也是我作為一個成年人最後的勇敢與堅強。」

溫和治療(MILDCURE)-《入夢(Fall In Love)》

燈一熄,過往的現實轟然倒塌
接踵而至的是一雙拽我下墜的溫柔手
竭盡全力去描繪一個從一而終的夢境,又及時語塞
人生原來和她一樣,從未真的來臨也從未真的完整過
編織的言語開始起伏
於是等待潮汐,

是你墜落我的夢境
還是我的夢走進你
又或是入夢還是夢醒。

溫和治療MILDCURE首張EP《入夢》

緩緩-《水可以去任何地方》

晃晃悠悠的時間長河,能夠帶我們去到什麼方向?

既然人生必定跌跌撞撞,不如將心頭鬆綁────

成為自由的水吧。

「都市裡朦朧的日常療癒系」

與心跳同步怦然,和車樓光影交錯,在城市的大湖面上浮換氣再下潛泅泳。傾聽來自台北的樂團「緩緩」,透明的歌聲里,記憶如海潮般拍打上岸,陪你行經每一個日常。

成軍 5 年的首張正式專輯《水可以去任何地方》,完整呈現了緩緩從最初對後搖滾、瞪鞋的熱愛中,轉向更為民謠搖滾的療癒景色。主唱兼吉他手 Coco、貝斯手阿柏、鼓手一珍,三人化作緊密堅實的陣形,為忙碌的生活撐開一片自然夢境。專輯名稱暗喻不論年紀再大、收入再豐厚,人生都逃不了迷惘的關卡。與其害怕,不如把迷惘視為必然,積極地迎向它、跨越它。當圍繞的杯子不復在,水也就能流向任何地方。

在知名製作人黃榮毅、沈簡單初期帶領下,緩緩美麗地長出自己的獨特形狀,也扛起大部份的製作工作。透過他們的音樂鏡頭,可以窺見揮之不去的過往,照亮人們視而不見的角落,也搖撼缺乏激情的平凡。日出又日落,一起踏上風的節拍,任這一絲浪漫在你臉上留下輕輕的微笑。

ØZI-《FREE FALL》

只有奮不顧身的愛情才值得歌頌,這次帶著全新能量划破天際而來,以RNB包裹著搖滾的巨石,試圖在地表撞擊出一道深深的印記,以致敬音樂里程上的偶像。

以往的浪漫在受到了搖滾的鼓舞後也開始變得義無反顧,嘗試著為愛粉身碎骨。

濃烈的愛就象徵著自由落體,毫無保留的一躍而下墜落至對方心中。

白鯊JAWS-《異類無礙 Part.2》

異類無礙 Part.2
我捧著初心,穿過銀河,向你的方向前進。
也許對於《異類無礙 Part.2》最好的講解就是三句分別來自於三首歌的歌詞吧。「也許你已不相信真心能夠被誰真正的擁有,那就把我的帶走」「A path where I took all the pain, and still walked away with a true heart」「向你的方向」。
無論在什麼時候,既然能夠選擇自己想要的,就要為了自己的選擇拼盡一切。這才是態度,這才是走到終點時無論結局如何都會讓你露出微笑的態度。

異鄉人-《異鄉情願》

妄想系單身男子異鄉人Outlander 腦內高速運轉的幻想戀曲
2020單戀歡享金曲〈異鄉情願〉
真情火侯控制得宜 律動輕快 令人身心搖擺

繼網路傳唱金曲〈Swag午覺〉首支饒舌作品後,時隔兩年半的心靈沈澱,異鄉人 Outlander隆重推出高調演繹妄想系男子腦內高速活動的單戀情歌〈異鄉情願〉,音樂由老戰友新樂園的米奇林操刀製作、Shawn編曲,9m88友情贊助和聲;MV拍攝全程使用16mm電影底片,打造九〇年代復古未來美學濃郁的影像異想世界,異鄉人現場即興舞蹈,生動流露單戀男子內心的感性幻想,以及單戀行徑偏執到底後,賦予的一種特立獨行的魅力。

才華全包的浪漫激進份子異鄉人,他是天生的表演者、笑的帶原者,人人皆知的外表得意快活,內在卻安靜善感,異鄉人身上背負的衝突性情,反倒造就他思路獨特、同理人群的創作特質,〈異鄉情願〉即是帶有這樣性格色彩的作品,諧音爛梗捨我其誰,無招勝有招的自嘲潮人,用愉悅的多巴胺來破解人生苦悶,異鄉人誠實寫出多次單戀的真實心境,妄想系男子真正的內心潛台詞,不是唱到家破人亡的愛情悲歌,只願帶你進入〈異鄉情願〉的歡樂時光,讓你快樂不留餘力。

他方世界-《So》

他方世界樂隊
2020下半年最新作品《So》,
由三首歌曲組成,
當這張EP完成發行之後,
這支樂隊將…

žž瑋琪-《žž》

「會唱歌的人很多,唱出故事的不多。」žž瑋琪首張個人創作專輯《žž》,2020年9月發行。「那屋瓦音樂」邀你一同隨žž瑋琪的嗓音乘風飛躍台北盆地,飛往屏東瑪家鄉的河流山地。

《žž》由第8屆金音創作獎最佳爵士專輯獎、最佳樂手獎得主,阿根廷籍音樂人「Musa明馬丁」擔任專輯製作人及音樂統籌。性格熱情大方的他,將節奏藍調、爵士、民謠、拉丁、雷鬼、巴薩諾瓦等曲風融於專輯中,轉譯žž瑋琪貼近心底的個人故事,為她心細敏感的回憶塑形。

兩人個性一冷一熱,彼此互補;在創作過程往往以抽象感覺先行,有了旋律與和弦後才由žž瑋琪填上歌詞。在她的喃喃私語里,有嗓門大但心地善良的外婆,有開著藍色小貨車的舅舅,有初次到台北打拼的媽媽,也有躺在床上懶洋洋不想工作的自己⋯⋯現實中的他們和主流社會相處,總有格格不入的時候;透過žž瑋琪的溫柔嗓音,他們的不一樣都得到包容。